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无线充电支架批发 > 正文

军事论坛:加强反混合战争问题研究

发表时间: 2021-08-27

  有矛就会有盾,混合战争理论的出现已引发世界对反混合战争问题的重视。反混合战争,就是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,综合使用各种资源和手段,制定和使用行之有效的对抗战略,在对抗的同时反制对手,削弱或消除对手发动的混合战争带来的影响和危害。面对混合战争的威胁,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动的混合战争的严重挑战威胁,俄罗斯尤为注重混合战争和反混合战争问题研究,对反混合战争的理论和实践做了大量探索,值得借鉴。

  混合战争是对当代战争复杂形态发展的一种描述,有其自身特点、规律和规定。加强混合战争本质研究,是制定反混合战争战略的基础。从全域视角出发,考察混合战争的参与力量、实施手段和战争进程本身发生了何种变化,才能更加全面准确地认识战争。正因为如此,世界主要国家高度重视对混合战争制胜机理研究。他们计划通过深入系统研究,成为混合战争理论创新发展的领跑者,形成理论制权,并找到反混合战争的最佳方法。目前,俄罗斯把混合战争作为重点研究方向,形成以“格拉西莫夫战法”为代表的研究成果。战场上,俄军以“格拉西莫夫战法”应对美军混合战争,创造性地实施了政治军事战、特种战、信息战等俄版混合战争作战新样式,战果显著。

  与传统战争相比,混合战争没有明确战争发起时间,手法更加隐蔽且不易察觉,具有很强的迷惑性,让人难以及时预警战争、准备战争和应对战争。不宣而战的混合战争,其威胁无法用传统标准加以界定、描述。这些威胁针对政治安全、国土安全、军事安全、经济安全,也针对文化安全、社会安全、科技安全、信息安全、生态安全、资源安全、核安全和生物安全。这些不同领域的安全问题并不是孤立存在的,而是相互联系、相互作用、相互影响的。可以说,混合战争的威胁是多维域威胁、综合型威胁。在混合战争威胁日益复杂的背景下,要建立混合战争威胁预警系统,以便及时从各领域各条战线发现带有混合战争症候的信息,一经发现就动用国家的资源和手段综合应对。既要重视传统战略资源和手段的运用,又要重视信息、网络等非传统手段的运用,特别是军事行动既要重视实战,又要重视威慑造势。如今年4月,美国军舰计划于4月14日至15日驶入黑海海域向俄罗斯施压,俄罗斯随即于4月14日在黑海举行海空联合军事演习,测试海空联合打击能力,而美军随后取消了向黑海部署军舰计划。

  混合战争与传统战争相比,更强调不宣而战。长线筹划、长线准备、长线推进,只是在静待发起国预期的那个奇点的来临,在战争爆发前会有很长酝酿期和很长的微烈度或低烈度冲突阶段,这可能是数年乃至几十年。要实现国家总体安全,消除潜在安全威胁,就要适应混合战争的新特点新变化,从国家层面制定完善应对混合战争的行之有效的对抗战略,不仅要能妥善化解对手制造的麻烦,而且要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。这既包括对抗敌人混合战争攻击的防御性战略,也包括反攻性战略,同时要明确运用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等资源和手段的必要条件、介入时机和实施强度,确保反混合战争战略的针对性、有效性、经济性,为打赢可能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混合战争做好准备。在俄乌两国克里米亚危机中,俄罗斯采取多种战略欺骗与威慑措施,利用各种信息手段展开大规模的心理战、舆论战、法律战,快速前出隐秘部署特战部队,牢牢把握主动,摆出不惜一战的架势,最终兵不血刃拿下了克里米亚。

  混合战争是各种领域、各种手段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综合运用。反混合战争最重要的是统筹战略资源和战略手段建设与运用,提高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综合能力,这是应对混合战争威胁的根本之道。研究和加强国家层面的反混合战争主体作战力量,把相关国家机构、社会组织甚至个人的力量联合起来,可以在全面发展国家综合力量的同时,根据混合战争的需要建立能迅速投入作战的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、文化、舆论等精干力量。通过在以上各条战线中的合理用兵,实现作战效果相互迭代、累积,形成反混合战争综合能力的整体涌现,为打赢可能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混合战争做好准备。例如俄罗斯依托军队指挥体系,正式建立起国家、地区和次地区三级防务指挥体系,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、安全、军工和经济领域50多个军地部门,实现资源力量的有效聚合。

  混合战争追求的终极目标是,通过从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外交、心理等全领域打开突破口进而全面击溃对手。这一目标决定反混合战争也必须动用国家所有资源,是对国家战略决策、战略资源统筹、战略手段综合运用能力的重大考验。要统筹好国家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、舆论等多种战略资源和手段,没有一个具有高度权威、高效指挥、高层架构的国家指挥机构是不可想象的。俄罗斯之所以在应对重大安全危机中展示出较高的决策效率,不仅仅在于建立了国家指挥中心,也得益于国家安全决策体制和国防指挥体制改革的成功,建立了更加权威的国家安全决策体制,一体化指挥机构提高了宏观战略决策效率。2015年9月,普京决定出兵叙利亚,国家杜马立即授权,在美国严密的战略监视之下,突然隐蔽地行动,快速有序地调动部署部队。数小时后俄军开始空袭行动,而此时普京还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。

  混合战争的逻辑起点是对国家内部力量进行分化,形成可以与现政权对抗的政治军事力量。而分化的基础就是利用不同力量本身有着不同的价值追求、政治路线和执政理念等,简言之就是促使意识形态领域出现分歧,导致思想分裂。应对这一危机,最基本的手段是建立本国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体系,弘扬爱国主义,凝聚民心,维持国家、社会制度以及公共意识的稳定,防止内外力量企图改变国家社会政治体系。具体体现为在全维信息和认知领域,牢牢把握主动权和话语权,消融击退对手的恶意炒作和信息侵略。俄罗斯历来重视加强爱国主义教育,特别是对青年的教育。2020年新年前普京明确宣称,爱国主义是现代社会唯一可能的意识形态。他还指示俄政府要加快新一轮爱国主义教育的准备工作,加强这一“已获证明的核心价值观”,以充分彰显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自信。

  混合战争以国家为对象,涉及国家的方方面面及国际之间的活动,而且发起者也多以联盟或合作方式出现,反混合战争迫切需要加强国际合作。通过国际合作能够共同反击对正常国际秩序的破坏,为顺利完成反混合战争战略任务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,提高联合反混合战争行动能力。特别是反混合战争面临许多重大难题,仅凭自身力量将很难解决,需要与伙伴国一起,合力预测解决面临的难题,如预判发起国可能使用的新的破坏性技术、寻找混合攻击的源头等,并在反混合战争战略的统一框架内采取应对措施。当前,俄罗斯在经济实力上不如美国,单靠军事力量反制也力有不逮之时,这就迫切需要寻求更多战略伙伴推进共同安全,如深化俄白联盟和上合组织战略协作等,形成保障俄罗斯应对混合战争的国际战略空间和战略资源。

  法理是正义的标尺,是国际社会公认的行为准则。混合战争中,敌对双方都试图争取法理上的主动,力争师出有名。抢占法理制高点,能够形成强理公信力、威慑力,一定程度上消解对方战斗意志,激发己方战斗热情,有利于增强反击正当性、合法性和彻底性。无论是在战争决策阶段、战争实施阶段,还是在巩固战争结果阶段,战争行为的法理依据问题、合法性问题、排除干扰问题等等,都需要在法律攻防斗争中求得解决,从而为己方创造更大的行动空间、提供更大的行动保障。特别是战争政治目标的实现必须通过合法性来确认和保证,只有通过合法方式取得的胜利才有可能被国际社会所认可,才有可能最终得到国际确认和支持。美国用法律手段压制俄罗斯,俄罗斯也用法律手段回击。如为抵制美国用非政府组织打掩护收买人心、培植“带路党”,俄罗斯制定《非政府组织法》《不受欢迎组织法》等,依法把接受西方资助并进行政治活动的非政府组织定为“外国代理人”,把索罗斯基金会、国际民主基金会等“威胁俄罗斯宪法制度基本原则、国防能力和国家安全”的外国或国际非政府组织,定为“不受欢迎的组织”,取缔或限制其活动。这些有力地遏制了俄“街头政治”乱象。